《五味》汪曾祺的谈美食,其实也是谈过去的时

汪曾祺,大家肯定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可是具体要说都有过什么著作,或者言论,一时可能说不出来。但是只要你读过他写的书,你一定会记住这个可爱的老头。读汪曾祺之前,我总觉得文学家的文字应该都是写一些正经的事儿,初读汪曾祺的时候感觉这个老头很有趣,什么美文家明明是一个厨师,他写的每一篇文章都能在脑海中展现出一幅画面。等再读汪曾祺,就会觉得他这哪里是在写美食啊,根本就是在写自己过去的时光。

汪曾祺的《五味》主要是写故乡的食物,写炒米,写端午的鸭蛋,写咸菜茨菇汤。写咸菜茨菇汤的时候说看到飘雪花就知道要喝咸菜汤了。这些都是汪曾祺记忆中的故乡的食物,汪曾祺出生在江苏高邮,后来到了昆明,后来又到了北京。所以写端午的鸭蛋,江苏高邮的鸭蛋是世界闻名的。但是汪曾祺又不仅仅是写这些食物的味道,还写这些食物的制作过程,他真的制作过这些食物吗?

想要谈一下我记忆中的故乡的食物,叫饼折(音译),一种面食小吃。通常是在集市上会见到,小时候生活在农村,经常会有那种每逢一三五便会赶大集的情况。在这种集会上都会有卖这种小吃的。饼折一般是由小米面或者玉米面与面粉和成面糊,然后用特制的中间凸起四周凹陷的铁锅做成,成品就是一张圆圆的面饼形状。

这个饼与我们常吃的饼是不同的,我们通常吃的饼不管是用什么面做成的,都是死面的,而这种饼的做法是发酵后的,饼体松软,有很多的气孔,小孩子也是可以吃的,软软糯糯。但是自己做可能有些麻烦,因为要有特质的锅,不知道能不能用普通的电饼铛,改天可以试一下,但是确定的是必须要有一个密封的盖子,这样才能充满气孔软弱香甜。

一开始我并不喜欢吃这种饼,觉得有一种发酵后的酸味,喜欢吃的而是和它一起卖的红豆饼,皮薄馅大,甜甜的。但是后来在姥姥的鼓动下我尝了一口,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勉强吃下去了,也并没有像以前那么的抵触,味道也没有那么奇怪了。这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后来过了几年姥姥离开了,我也并没有再回去过,也并没有再吃过,但是在记忆中那天还是冷冷的,饼的味道有些酸酸的。

我们总说提到一个城市,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这个城市的味道。我在西安读了四年的大学,在我的印象中西安市学校门口小吃街酸辣粉的酸味,肉夹馍的肉香味,面条上浇的油的味道,都是我印象中西安的味道。在大连读了三年的研究生,对大连的印象是菜市场的海蛎子味,食堂里的牛肉汤的胡椒味,麻辣拌的醋味,以及学校门口的烧烤的孜然味。我在南昌呆了一年,我对南昌的印象是居民楼里辣椒炒肉的味道,从这家窗户下换到下一家的窗户下又闻到了炖鸭子的味道。还有公司楼下小店的拌粉里花生的焦糊味。

想到了这些食物,便想到了当时陪自己一起吃这些东西的人,这些人早已经消失在人海中,但是想起这些食物还是总会想到那天的天气以及那个人脸上的表情。这应该便是食物或者味道的力量。带给我们的这些回忆便是味道,汪曾祺的《五味》便是这样的,汪曾祺通过回忆故乡的食物来想起对故乡的记忆,来想起与这个食物有关的人。

正在读文章的你,有没有一些记忆中的食物呢?不妨回忆一下,或者试着自己做一做,来将对故乡的回忆提起来。汪曾祺这位可爱的小老头,虽然是美文家,对于美食只是业余爱好,写出的文章也是这么的深入人心,您在做美食吃美食回忆美食之余不妨也拿出纸笔记录一下~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