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疾风吧!4月1日起金融全面开放

明天就是4月1日,很多人记得这天老罗要开直播卖货,却忽略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中国金融市场全面开放。

也就是说,从明天起,国外的券商、保险、期货公司,以及信用评级机构,都可以来中国开全资公司了。

如果他们想要收购中国的同类金融机构,也没有持股比例限制,想100%收购理论上也是可以的。

且不谈全球战略,如今中国金融门类齐全、规模巨大。可温室里培养的苗圃能否茁壮成长,还需要经受全球资本的残酷竞争。

长期以来,市场上对金融开放多少都有“狼来了”的担忧。与其说是“狼”,用“鲶鱼”来形容或许更为贴切。

因为,在法制完备规范的成熟市场环境中发展起来外资机构,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倒逼国内机构成长。

言而总之,金融开放虽然让我们暂时损失一些市场份额,这种“鲶鱼效应”还是值得期待。

中国的保险行业是外资垂涎欲滴很久的一块大蛋糕:位居亚洲第一、全球第二,行业体量仍在快速增长。

虎视眈眈的外资保险,丝毫不掩饰他们的野心:在友邦保险耗资2.5亿元重金挖角平安李源祥之前,法国安盛集团就以46亿元对价收购安盛天平50%股权。

每年香港保险市场有四五百亿规模来自内地。看看香港保险业监管局的数据就知道,本土保险公司未来的压力有多大。

证券业步伐紧跟。不久前,摩根大通等5家机构已在上海开业,还有大和、星展、百富等十几家合资券商正在排队待批。

境外投行在管理经验、技术创新、人才培养、风险控制、业务拓展等方面,都值得国内券商学习与借鉴。

同时,金融衍生品的“高精尖”技术也将进入中国市场,这是双刃剑,也值得注意。毕竟“华尔街之狼”一手操刀的MBS、CDS等衍生品导致金融危机,无限放大杠杆的技法如火纯青,甚至还有玩火自焚的经验(2008年次贷危机)。

其实从2018年就正式取消了外资评级机构的进入门槛,美国的标普和惠誉两大评级机构已经从之前的合资公司撤出,开始着手准备自己成立全资公司。

更多的外资金融机构进来,一定会对国内的金融行业产生冲击。但同时,监管也是外资机构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过去水土不服的案例比比皆是。以后这些机构如何适应,还待时间给出答案。

从行业层面来讲,外资机构带来的竞争未必会改变行业格局,鲶鱼效应带来的是更多业务机会。从日本证券市场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也能看出,虽然合资机构短期内快速增加,但随后也逐渐减少。

可是,从个人从业者的角度来讲,这个“过程”可能就是未来整个职业生涯,这种“挑战”必然也是持久的。

要知道,在海外,普通家庭将闲置资金用于金融投资的比例非常大,而中国的投资者们过去更习惯于储蓄和房产配置。

当市场教育被外资推进时,如果你还只会过去的那些基础招式,很有可能就会被拍在沙滩上。

来看一组简单的数据:2019年评级机构穆迪在中国的招聘分析师的薪资是25000/月,而本地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同样职位只给8000-12000。

这意味着,不少能力超群的的从业者可能会选择加入外资机构,而业务水平较为一般的人则在竞争中更为被动。

专业知识只是核心竞争力最基础的部分,没它不行,而且越到金字塔的顶端,对专业知识的要求更高。

硬件实力外,从事金融行业还需要很多无法量化的“能力”,尤其是在进入决策层或者管理层面之后,这种“无法量化”的能力才是最为核心的能力。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