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用一个字,就能讲清楚5000多字的《道德经》吗

先秦诸子立说,基本都是就着周文之疲弊而发的。面对僵化的周文,老子提出自然无为,以保存事物的纯粹价值,故“无”的思想,是《道德经》中重要的概念。

但是,《道德经》一书以“道”为最高,而道的内涵不仅只有“无”这一面,还包括“有”和“玄”,三者均为道的不同面貌。

《道德经》只有在分解说明时,或不得已时,才分开说明“玄”、“无”、“有”三个面貌。在真正落实、体现道的时候,三者即是一,不可分,亦不可缺。

可道之道,并不是常道,故常道不可道。《道德经》并没有明说道是什么,因为道不能被定义,只要一被定义就会有所局限。

常道虽然不可被言说限定,被定义局限,只是说明语言文字的局限,而常道则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为了表达常道这种真实的存在,而又不以定义局限它,只好对道作出惚恍、窈冥的形容,以证实道的存在,而不是一个永远无法触及、空洞无内容的存在。

其上下无所谓光明与幽暗,绵绵不绝而不能被名状,不能通过感官具体地把握,故谓“惚恍”。

常道虽惚恍、窈冥,能体道,则能形着于生命之中,即“有象”;能践道,便能成就生命里的事物,即“有物”;能证道,便能凝聚生命中的精神而应物,即“有精”。

自足性。所谓“有物混成”,并不是指有一物实实在在放在眼前,而是道体浑然自成。“混成”是道天然自足、浑然一体。

优先性。所谓“先天地生”之“先”,不只是逻辑的“先”,亦不是指时间上的“先”,而是理论上的优先性,形而上学的先导性。

绝对性。由“独立不改”的“独立”,可见万物在变动之中,唯有道独立而不改,故绝对性,亦是道之特性。

普遍性。由“周行而不殆”之“周行”,可见道的作用无处不在。大道之广大,可左可右,可上可下,具有普遍性。

永恒性。由“周行而不殆”之“不殆”,可见道之永恒。道周行不止,生生不息而不衰微,不受时间限制。

根源性。以“可以为天下母”之“母”作为比喻,万物由此“母”而生,可以看出道是万物之所以为万物的价值根源。

综而述之,常道、至道虽不可道,但勉强为之言,还是可以知其特性的,即道之为物,乃自足、优先、绝对、普遍、永恒,且作为万物存在的根源。

道虽然不可说,但若从分解的方式去论道,则可发现道的内涵有三:“玄”、“无”、“有”。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却出而异名,却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道德经》第一章,即言“无名”、“无欲”可归于“无”;言“有名”、“有欲”可归于“有”;“无”、“有”乃道的双重性;加上“玄之又玄”的“玄”的作用。

所谓“无名”,是指“无状之状”,为不可名状之意;所谓“无欲”,是指没有心知分别、不刻意造作的状态。

“无名天地之始”是指道无固定名状,在天地创造时便无有限定;承此而下“有名万物之母”,是以“母生子”来作比喻说明,指开始落实生命中的每件事时,“有名”从此而出。

故“无”、“有”只是分别说明之,实则是一体之两面。《道德经》为了方便解说,才分别论述。

所谓“无而能有”,是指常道非空无,若通过“有”进一步落实,生命便有其方向;所谓“有而能无”,是指常道落实于生命之中,成“有”之时,不执着、停滞于“有”,时刻皆能回归于“无”,得以保存其纯粹的价值。

因此,“玄”、“无”、“有”彼此作用;“玄之又玄”,所有生命的奥妙,均从此而出,是谓“众妙之门”。

或以气化宇宙论诠释之,认为“二”是指阴阳,“三生万物”是就阴阳和合生万物;或以为《道德经》其实就是为了客观的“万物生成论”,提供一说法而已,“一、二、三”乃是“万物越生越多”的意思。

事实上,配合《道德经》其他篇章的内容来看,当以“玄”为“一”,以“无”为“二”,以“有”为“三”,这样才合理。

以“玄”为“一”,呼应《道德经》第一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应具有优先性,即“玄”生“无”、“有”;“玄”作用于“无”、“有”之间。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