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有情有温度,制定时充分考虑了老人的利益

王大爷是农村人,今年79岁,王大爷和老伴生有二子一女,王大爷的二子一女倒也出息,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城市。大儿子留在北京西城区工作,户籍和居住地均在北京西城区;二儿子留在了石家庄桥西区,户籍和居住地均在石家庄桥西区;女儿大学毕业后出嫁到保定莲池区。

王大爷老伴在王大爷70岁时因病去世,由于三个孩子均在城市,王大爷也不习惯城市的生活习惯,就一个人留在农村生活,儿女们逢年过节也回家看望王大爷,但王大爷平时一个人倍感孤单,就想找个老伴,正好邻村有一个老伴去世的67岁的老年妇女,两个人经人介绍后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双方都感觉在一起一点也不孤单而且脾气能合得来,因此,双方决定结婚共同度过晚年的生活。

王大爷这一结婚不要紧,除了女儿不予干涉之外,两个儿子强烈反对。两个儿子认为,王大爷都72岁了还再婚,不但丢人,更重要的是担心这个妇女将王大爷的财产都骗了去。怎奈王大爷是个有主意的人,他不顾两个儿子反对,坚决和邻村的老太太搬到了一起。

自从王大爷再婚之日起,两个儿子逢年过节再也没有回老家看过王大爷,即使回来给母亲上坟烧纸,也是开车直接到母亲的坟上去,上完坟直接离去。王大爷虽然伤心,但其身体倒也可以,一直耕种着自己的承包地,和后老伴生活得倒也顺心。

2020春,王大爷79岁时忽然换上了半身不遂,非但不能再耕种土地,而且需要有人照顾,由于后老伴身体也有疾病,两个病人实在没办法生活下去,后老伴的子女就将后老伴接走照顾。王大爷想按照农村的习俗,要求两个儿子赡养自己。大儿子说上班没时间,既不出钱也不出东西,二儿子说自己身体也不好,没有能力。女儿虽然偶尔会回家看看王大爷,但在农村,赡养老人一般是儿子的事,女儿平时回家看看老人就符合乡规。

王大爷想起诉两个儿子,但村干部说,打官司需要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起诉。王大爷的两个儿子一个居住地为北京西城区,一个为石家庄桥西区,村干部也不知道王大爷到哪个法院去起诉较为合适,更重要的是,王大爷半身不遂,虽然能够下地简单的移动,但要到北京西城区法院或石家庄桥西区法院起诉,没有人帮助很难成功,村干部向河北农民报求助。

一般来说,公民提起民事诉讼,应该由被告住所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即原告就被告原则。同一个案件有多个被告的,几个被告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均有管辖权。但赡养案件,鉴于原告多为年老体弱的群众,行动不方便,让其到被告住所地法院起诉往往有困难。就像本案,无论是大儿子住所地的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还是二儿子住所地的石家庄桥西区人民法院,亦或女儿住所地的保定莲池区人民法院,这三个法院均距离王大爷的住所的较远,因此,法律规定,追索赡养费的案件几个被告的住所地不在同一个辖区的,可以由原告住所地的人民法院管辖。王大爷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人,其住所地和户籍所在地均在灵寿,因此,王大爷直接在灵寿法院起诉就可以。看来啊,法律也是有情有温度的,对于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在制定法律时予以了充分的考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条:“追索赡养费、抚育费、抚养费案件的几个被告住所地不在同一辖区的,可以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王大爷的事情,村干部向河北农民报反映后,作为报社的法律顾问,我与媒体记者一起到了王大爷所在的村,见到了王大爷,经过征询王大爷的意见,我们邀请王大爷的两个儿子和女儿见面商谈赡养王大爷的事宜,免的媒体报道和法院诉讼伤了父子感情。在我们和村干部的努力下,两个儿子每人每月出资1000元给王大爷雇佣了个保姆,女儿每月出资200元供王大爷零花。事情圆满结局。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