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某记者报道鲍毓明事件,无良报道会伤害社

因为高管性侵案的社会问题涉及的非常深,因此猫眼从未停止过对鲍毓明案件的关注和解读,在这个案件上随着各路媒体的引导,大家的思路也都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就比如财新媒体某记者里自以为是的用自己的角度对这起案件作了自定义的偏妥报道,这种媒体都能如此无良其他某些也许更加没有道德责任。

所以很多时候有些时候无怪生活中的平凡人对于权钱人士的不信任和提防,这些人的发言若都是这般一丘之貉,普通人的命运该何去何从?

若是按财新的报道给这件事定了这样一个性质,那么那些有女孩子们的家庭,你们做好了持刀保护自家女儿的准备了么?

一个年仅十四周岁的女孩跟一个年龄远超过她的大龄男人谈自愿性行为自愿恋爱,去TMD自愿!就是赤裸裸的诱奸行为,而年龄的分段,无非在男权社会的律法里甚至最大的可能是因为整个社会需要女性尽早生育,确定的十四周岁这个年龄。

但是她们真的成熟了?真的懂得自己在做什么?当她们因为自己年轻而受到蛊惑伤害欺骗时,法律不管因为你们在谈恋爱,社会舆论不管因为你自己的愚蠢,因为你父母没有教会你如何如何保护自己呀?

但是他们忽略的是这个时候任何大龄男人对其拥有的足够智商社会阅历碾压,这是任何家庭教育都无法弥补的差距,所以他们能编织各种故事用各种方法,不限于金钱物质,威胁恐吓。

他们可以以碾压之势对这个年龄段的女生进行欺骗诱导,成年后的女性说什么忘年恋还算有几分真实,而针对满十八周岁成年女性的什么狗屁忘年恋,都是“恋童癖”的猥琐大叔对智商情商远远不及自己的女孩的诱奸行为。

很多人妄图通过诋毁女生诋毁其母亲的行为来打造一个你情我愿,或者尔虞我诈的局面,来为鲍毓明分担舆论压力,甚至进一步是分担所谓男权社会里男性欲望的舆论压力,因为这种怀着邪恶心理对低龄少女抱着不纯目的阴暗心理的男性根本不在少数,“如果定义成母女为钱鲍毓明为色”这种可以让男性毫无压力释放欲望的说法,更符合很多男性的心理。

这个甚至是这个社会里很多女性被侵犯后不敢发言的问题之一,因为说出来就有大量的人要曲解,要抹黑,要污蔑,只有这样其他人才能继续欺骗伤害到那些好骗的未成年少女不是么?

一个官方性质的媒体在发言时有别于自媒体发声的最大区别,就是要从已知事实,已有证据进行不加个人意识的中立报道,而目前已知事实,就是鲍毓明以29岁差距和14周岁少女发生关系是事实,其他任何有关其母亲女儿或者关于鲍毓明的说法都是双方提供说法,可以中立描述,结果却进行如此的恶意揣测就不得不说这个记者是否有问题?

那么根据已有事实,无论经过是如何的,鲍毓明是最大的原罪毫无疑问,无论他如何百般脱罪,已发生关系就是事实,以他现有的背景智商财力对上生活贫苦的母女二人,无论是从何处入手,他也是原罪,而这种原罪足以让千家万户有女儿的家庭胆战心惊,假如自己的女儿被这种大龄的贵族高智商分子看上了,她有几分逃脱的可能?

精神控制,受创后的温暖补偿,情怀补偿,精神灌输,财力补偿,就像鲍毓明自己口口声声所说“我对她那么好,什么都买给她,都依她”

熟人性侵案手段无非都是这般,穷点的地方给块糖就能让女孩保密,富一点的就如鲍毓明这般,要什么给什么的前提是他对女孩下手了。

而受害人的心理就是被性侵会害怕,又是熟悉的大龄长辈所以不知所措,说出去怕被羞辱被家人不认可,然后长辈给关怀给哄骗,让她比之前过得更好,那么这个时候受害者会如何?她会强迫自己记住他的好,忘掉那些对自己的伤害直到下次伤害,如此反复直到某一天在也承受不住这种煎熬,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女孩会自杀会抑郁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这种案件里希望各方媒体或者评论下方的人多些善意,而那些本身就有着邪恶目的发言的人,世上做人不易好好做个人可好?

最终不管法律对鲍如何定义,但是为了以后更多孩子的安全,“恋童”这种恶心的行为就是TMD要被钉到舆论的耻辱桩上,永远别想着逃掉!

用《熔炉》的那句话添上一些结尾,我们一路奋战,不光是为了不让不公的世界改变我们,更要努力改变不公的世界!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