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体育项目进高考,我都不知道孩子这么优

昨天朋友说最近体育项目进高考这事是个热点话题,让我写写这方面的文章。其实早在2011年,北大、清华就已经设置体测环节,后来有几所高校在试行了一两年后又宣布取消体测,取消的原因很简单——部分学生因为缺乏体育锻炼,体测现场出现了呕吐等一异常反应,作为父母很多家长不忍心看到孩子“受罪”,纷纷表示孩子高考负担已经很重了,再加上一门体育这不是重上加重吗,根本起不到以体育人的目的。

有了家长的呼声,少部分怕担风险的高校也借助媒体开始发声,认为将体育成绩纳入高考,以“应试体育”来强迫学校、家长、学生重视体育运动,借以提高学生体质的方法不可取。

这下某些高考培训机构乐开了花,顺着这个思路大做文章,铺天盖地都是体育项目进高考,那就是在高考天平上又加一个砝码,又竖一根标杆,成为了压倒莘莘学子的最后一根“稻草”,言之凿凿,情之切切。

对于“应试教育”这事,我们这代人感受那是相当深刻,出生于山东这样一个考试大省,我对于考试这件事真是“终生难忘”,十年寒窗无人问,金榜题名天下知,没错就是这句话,激励着成千上万像我这样的人埋头苦读。

只知眼前书和卷,那闻窗外鸟语声,直到98年上了上图这所大学我才知道哑巴英语害人不浅,我才知道我错失了那么多原本可以施展才华的机会,我才知道身体素质好是一件多么占优势的事。

都知道“应试教育”不好,但即便是在不好的层面也能分出三六九等,就拿英语来说,当初英语的应试教育让我们这代人羞于启齿,若干年后通过新东方、李阳英语才知道英语有另一番精彩。

可这样的“应试教育”如今仍有部分学校在沿用,为什么?如果二者同样都是应试教育,为什么英语就能接受,体育就被排斥?究其原因还不是长久的高考体质下,“以智育人”的概念根深蒂固,“以体育人”就成了歪理邪论。

在中国,体育运动这事好像级别越高才会越受关注关注,比如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等等,再往下随着级别的降低,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少。

所以你发现没有,在部分人的心里,体育运动是被曲解的,充其量只是把体育当成一种功利性的手段,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以获取文化课分数为第一要义,体育本身所具有的教育意义早已化为无形,练体育变成了成绩不好的代名词。

但是不要忘了对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所谓的高级别的赛事,多数只是看的热闹,只有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才能体现感受到更高、更快、更强的内涵。

百年前,教育先行者蔡元培先生就提出“完全人格”和“健全人格”的概念,并认为完全人格的形成,首先需要的是体育,蔡先生认为只有具备了体育、智育、德育、美育这四个“育”方可形成“健全人格”,体育被放在了第一位。

柏拉图说:“身体教育和知识教育之间必须保持平衡。体育应造就体格健壮的勇士,并且使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体格”;卢梭说:“身体虚弱,它将永远不全培养有活力的灵魂和智慧”。在体育和智育的关系上,中外教育者早就达成了一致,而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却又要重新辩论孰重孰轻,又要从头再来走一遍弯路。

可能有的朋友会说,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啊,可是现在的高考就是这种体质,我们怎么可能让孩子“舍本逐末”呢,高考不是一件小事,是关乎无数人命运的大事件,可不能出问题,体育项目就算进了高考比重也不大,还不如花时间去巩固文化知识课呢。

话是没有错,但是如果翻看中国历史你会发现,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任何一项制度的制定、修改、颁发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需要经过若干年的社会大讨论才能最终立项、办法、实施,在体育项目进高考这件事上同样如此。

文章开始就说到,早在2011年只有少数自主招生高校实施这项在当时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制度,如果不是北大、清华的牌子够硬,估计早已被骂的体无完肤。

2012年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第三次大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体育大学校长杨桦提出了,在现行升学考试制度下,应落实“每天锻炼一小时”,把体育作为中考、高考的必考科目的建议,引发了大范围的社会讨论,多数声音都认为这样做不现实。

经过长达近10年的修正、酝酿、上下游体系的衔接和完善,时至今日“体育项目进高考”才真正的从“软任务”变成了“硬指标”,才实现从个别地区到全国一盘棋,这不就是给大家适应的时间,让大家尽快提意见,尽早发现不足,尽早付诸实践嘛。

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近半个世纪中每个阶段都有那个特殊时期的时代的烙印,“体育项目进高考”这事要放在我们高考那个年代,那简直就是离经叛道、胡搅蛮缠,非被乱棍打死不可,这是那个时代早就的特殊印记,洗也洗不掉,忘也忘不掉。

即便是如今要想让更多的人接受或者打消顾虑,还需要有更多体系化的工作要完善,比如如何让体育成为学生的日常,而不仅仅是“应试”,比如进入大学之后如何进一步挖掘学生身上的潜力等等,既然体育也是一种教育,那就要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们发展自己能力的空间,完成他们的人格。

为什么一定要让“体育项目进高考”?用这句话回答特别贴切——“教育者,非为已往,非为现在,而专为将来”。教育向来都是国之重事,无论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还是“体育强则中国强,国运兴则体育兴”都是领导者为一个时代吹响的教育最强音,最终的目的是让体育、智育、德育、美育相辅相成。

目前以“智育”为核心是绝大多数家庭的原始想法和终极目标并无可厚非,毕竟这是长久以来体质、素质教育演化而来的产物;未来“体育”的加入和上下游体系的完善,是一个国家着眼于发展的原动力,其目的是以体育为动能,让智育升级,用最大众的语言表达就是“身体是本钱”,每个人的未来都是建立在你有足够的“本钱”的积累,这才是制定“体育项目进高考”制度的初衷。

自古以来,凡教育制度的改革都是一个国家要下极大的决心和勇气才敢作出的历史性变革,要改变历经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习惯和理念谈何容易,所以现阶段我们可以理解那些认为“体育项目进高考”弊大于利的人。

也许是还没有理解这份良苦用心,也许是对目前体系不完善、思想意识不统一的担忧,也许是对未来制度发展方向的不明确,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别忘了全面发展才是大势所趋,是我们对“德、智、体、美、劳”更深层次的理解和升华。

相信经过一代人的努力,在不远的未来教育评价机制会更完善,更多的人会理解并接受这份良苦用心而不再去担心“应试体育”,当你看到孩子切实体会到体育锻炼的好处与乐趣,身上散发出因为强健体魄而散发出自信的光芒时,你会由衷的说一句“要不是体育项目进高考,我都不知道孩子这么优秀”。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