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也有形象?壁画与浮雕|唐朝葡萄纹样是如

唐代艺术文化的光辉与对外文化的交流与吸收外国文化密不可分,而葡萄文化则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葡萄文化是指来源于葡萄植物主体的艺术文化,区别了葡萄文化中的葡萄意象和葡萄纹样及其相互关系,并说明唐代文化中的葡萄意象没有太大的区别,以及该地区以外的文化。同时大多数情况下是指葡萄果实的图案,由于其良好的含义,它已从宗教中逐渐融入世俗生活。

继唐朝“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后,唐代有着丰富的葡萄文化,各种葡萄形象和各种葡萄图案。而且唐代开放的外交政策和外国文化的包容态度,造就了唐代文化艺术的辉煌成就。在此期间,外国文化涌入中国,并成功地融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导致了中国艺术文化的空前发展,故大量异国艺术品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葡萄文化应该有两个定义:广义和狭义。从广义上讲,葡萄文化涵盖了文化的四个层面,即物态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思想文化,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五个主要领域。从狭义上讲,它仅指精神文明的水平,例如文学,艺术,宗教信仰,社会生活等领域,反映了与葡萄有关的艺术形象,葡萄文化的价值和发展。因此,葡萄栽培的研究内容围绕着主要的葡萄,如葡萄的引进与发展。与葡萄有关的文学和手工艺;与葡萄有关的饮食文化。据史料记载,夏商时期,葡萄的种植和酿造从中亚转移到了西部地区,并在西部地区发展良好。

到了汉代,《汉书·西域传上·大宛国》中记载汉使采葡萄、目宿种归, 即张骞受汉武帝派遣出使西域,并从西域带回了蒲陶。葡萄即葡萄,也被记载为蒲桃、蒲萄、葡桃等。实际上,葡萄存在于原始时期,如唐朝年间嘉湖遗址的所在地,杨庄遗址和良渚文化时期遗址。我们提到的葡萄文化中的葡萄是从西部地区进口的葡萄,与中国原始时期的野生葡萄有很大的不同。

葡萄是从汉代以外传入的,并在唐代用于大规模的种植和装饰。葡萄文化进入唐代发展的鼎盛时期的原因是由于大量外国人定居于此。在唐代的稳定发展中,出台了一系列扩大人口的政策。许多外国人借此机会进入中国进行贸易,传教甚至定居。他们带来的异国艺术文化使葡萄文化吸收了更多的养分,并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唐代外国人的和平与幸福为葡萄文化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如果外国葡萄文化想要发展并融入中国传统文化,则必须与其自身价值相关。由于葡萄栽培是在主要葡萄植物周围发展的,因此其价值自然与葡萄本身的价值密切相关。

就其本身的食用价值而言,葡萄新鲜时饱满而圆润,汁液甜美可口。葡萄干干柔软而甜美,是唐代人们非常喜欢的水果之一。以葡萄为原料的葡萄酒也使唐代人回味悠长,如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从这些诗来看,无论是文人,将军还是普通官员,都喜欢这种果酒。唐代人喜欢喝酒,尤其是马奶酒,因此唐代的酿酒业也应运而生。葡萄酒的流行是基于葡萄可以在该国大量种植的事实。因此,这也使唐代的葡萄产业繁荣起来。

《史记》中记载:西域如大宛、龟兹诸国之葡萄酒, 汉魏以来,中国即已知之。唯在中土用西域法仿制之西域酒,要当始于太宗耳。

因此,唐代酒文化已成为唐代葡萄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酿造技术的广泛传播和成熟,唐代人开始追求更高程度的精致酿酒工具,这与葡萄形象的装饰价值联系在一起。许多酒具都装饰有葡萄图案,例如唐代的铜锅和双耳葡萄。这样巧妙的装饰,不仅可以暗示玻璃杯中的葡萄酒是葡萄酒,而且可以使单调的葡萄酒具有独特的异国情调。无论是纺织品,黄金和银器,还是壁画,陶瓷,都可以看到葡萄图案的痕迹,并且葡萄图像的装饰价值自然可见。

葡萄本身所具有的各种价值观念使葡萄文化能够利用唐代开放的文化交流,并成功地与唐代的审美心理相吻合。在唐代,外国葡萄文化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了中国本土葡萄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人们很容易混淆唐代艺术和文化中对葡萄图案的分析。这是因为葡萄图案也是基于葡萄图像的装饰图案。然而,就分析对象而言,葡萄图案更侧重于装饰效果,并且葡萄图像更加关注作为外来植物的葡萄的造型特性。葡萄图像中出现的大多数图案都是装饰图案,只有少数壁画上的葡萄图案,只代表水果的意思可以作为葡萄图像的设计对象,用来被分析。

在北非文明地区的古埃及地区,葡萄的形象更早进入壁画领域。古埃及的墓壁画描绘了从葡萄采摘到酿酒的整个过程。由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收集的亚述帝国北宫的浮雕直立板,上面涂有多种葡萄植物形状。在西部地区,有高昌维吾尔王国的洞穴庙宇的壁画和与葡萄有关的插图。

尽管从现代的角度看待这些壁画和浮雕,他们会感觉到它们的装饰效果非常明显,但是从壁画和浮雕画的图片内容来看,它主要是日常生活的叙事。对于当时的创作者来说,创作的目的可能是基于装饰,而更多地强调现实生活场景的描述。从这些壁画和浮雕中可以看出,用葡萄图像分析的对象通常具有两种表达形式:一种是在葡萄树上具有植物含义的葡萄;另一种是在葡萄树上具有植物的含义。

不管葡萄形象的形式如何,它都是多种水果的结合,并且水果是圆的和饱满的。两种表达形式之间的区别是:带有植物含义的葡萄形象通常是一堆葡萄重重落在葡萄枝上,充满了自然生长或收获的喜悦。和水果通常将具有主要含义的葡萄形象放置在类似水果的容器中,并在容器中放置多束葡萄果实,给人以丰富而美味的感觉。它具有在不同描绘场合下奉献与奉献的含义。

几百年来,葡萄一直被用作彩色缎子上外国装饰的基本图案,可以看出,唐代人一直将葡萄视为外来植物,代表着一种外来文化元素。之所以给人以奉献与奉献的感觉,是因为葡萄在国外一直享有很高的地位,并且经常与宗教和神灵联系在一起。

葡萄文化和宗教文化交织在一起,紧密相连。例如,在希腊文化中,葡萄常被用来表达与狄俄尼索斯有关的图像。在佛教文化中,葡萄图像通常用作装饰图案,以装饰佛像,壁画等。葡萄文化融入中国之后,葡萄果实的形象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这与中国提倡多子多福的观念是一致的,这使葡萄的形象更加有意义。在继承区域外葡萄形象的基础上,唐代的葡萄形象几乎没有变化,仍然是现实的葡萄形象,偏向日常生活。这时,葡萄的图像与多个水果串在一起,成为世界上常见的装饰图案上的图像。

没有藤本植物,根茎和器物的葡萄形状,并且没有描述日常场景的内容,可以归类为要分析的葡萄图案的对象,可见,这种葡萄图案也更具装饰性。由于葡萄图案是基于葡萄图像的装饰图案,因此其特征自然包括葡萄图像的特征。任何清晰可辨的葡萄图案都会自然地包含葡萄果实的图像,葡萄的藤蔓,树枝和树叶的图案通常不会与水果的图案同时出现。

尽管唐代的葡萄图案包括葡萄果实图案,藤蔓图案和葡萄叶图案,但是可以通过图案命名识别的大部分图案是葡萄果实图案。葡萄树中很少包括葡萄树,葡萄树枝和树叶。原因是在唐代的藤蔓图案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唐草图案和金银花图案。

唐草图案,又称卷曲草图案或藤蔓草图案,是唐代发展起来的,因此常被称为唐草图案。唐草图案的骨架呈现出S形的基本流动形状。卷曲的藤蔓结构与现实生活中的葡萄藤非常相似。在迈锡尼,希腊和罗马装饰中,也有大量类似于唐草图案的图案,阿洛瓦·里格尔将其命名为卷须图案。

阿洛瓦·里格尔认为这种卷须图案来自常春藤叶,但是常春藤叶与实际植物无关只有当我们不知道艺术家的原始意识是什么时,有些装饰形式才显得尤为重要。但这当然不是说艺术家从未考虑过真正的常春藤植物。阿洛瓦·里格尔提到,在相关的记载中,某些植物图案被视为葡萄和藤叶的产物。常春藤和葡萄藤都是葡萄藤。卷须装饰的确吸收了这些藤蔓的形状,但尚不清楚哪种藤蔓。

另外,卷草纹是从金银花纹和云纹演变而来的一种植物纹。尽管金银花图案是藤蔓型图案,但其叶形图案的发展更为突出和显着。金银花图案的叶片图案受西方棕榈叶图案,覆盆子叶图案和葡萄叶的叶片图案的影响,其形状最终形成于金银花中,卷须来装饰。

与金银花叶图案相比,葡萄叶图案尚未得到广泛的开发和使用,仅其形式就较少。因此,在唐代,金银花的叶子图案由于吸收了许多叶子图案的特征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葡萄叶子图案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少且独立地出现。

正是因为葡萄树图案和葡萄叶图案与吸收葡萄叶植物特征的其他图案太相似,但是影响并不像该图案那样突出,这导致葡萄树图案和葡萄叶图案变得很明显。清楚地标识和命名难度增加。因此,在命名葡萄和葡萄叶图案时会故意掩盖它们的名称,并直接用葡萄图案来概括葡萄果实图案,葡萄树图案和葡萄叶图案。

在现有的名为唐朝葡萄纹的装饰中,通常可以清楚地看到葡萄果实的图像,但是很难区分葡萄纹和葡萄叶纹。因此,尽管唐代的葡萄纹包括葡萄纹,葡萄纹和葡萄叶纹,但在命名的实际应用中,很大一部分是葡萄纹。

在唐代,葡萄纹的形状没有很大变化,所有这些都是在葡萄纹中出现的葡萄果实图像的簇,并且经常与器皿表面上的其他动植物形态结合在一起,例如如敦煌莫高窟葡萄石榴和葡萄藻。在7世纪初,葡萄图案是高贵的,因为葡萄的形象经常与宗教和神灵的形象相关联,因此葡萄图案的应用仅限于表达神灵的宗教主题或人工制品。

随着跨文化交流的加深,葡萄文化与唐代世俗文化融合在一起,葡萄纹也被运用到世俗日常生活的对象中,例如衣着葡萄的长皮带,银海狸一瓶唐代坚果葡萄卷,唐代海兽葡萄纹镜等,促进了葡萄纹的应用和发展,也丰富了当地的葡萄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唐朝是一个难得的朝代,既善于传承又兼收并蓄。唐朝是中国历史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个国家富强,人民在和平与知足中生活和工作。随着与外国在贸易和文化上的频繁交流,工艺品开始进入市场,并成为人们需要的实用商品和装饰摆设。随着装饰艺术种类的不断增加,装饰风格也日趋成熟。

同时,经济的飞速发展导致传统手工艺品在形状和装饰方面的创新,创造出断枝,簇状花朵,卷曲的草形图案,葡萄图案等装饰图案。在这种背景下,唐代和少数民族和外国文化广泛的交流为中西文化的融合以及中国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可见,唐代以前,葡萄文化主要依靠外来文化的投入。唐代政权的稳定,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开放,使外来葡萄文化在中原地区得以积极发展,并成功地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从而形成了当地的葡萄文化。唐代的葡萄图案惊人地美丽,尽管它跨越了不同的历史时空,但葡萄纹在不同的时空受到了帝国统治者的青睐,这使人们感到疑惑。

抛开历史的乌云,人们会看到在这个不寻常的图案雕刻背后隐藏着很多美丽的故事。中国葡萄文化蕴含着丰富多彩的内容,使唐代的艺术文化更加多元。这为唐代的文化艺术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对后来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