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这对学霸夫妻,带350万隐居深山11年,现为何

说起北大、清华,人们脑子里便会马上浮现出各个名人的名字,他们从这些优秀名校毕业后,不是投报社会对国家做贡献,就是在自己的事业上混得风生水起。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在各个方面的都十分出色的人。但是有这样一个人,他是北大人人皆知人人赞誉的学霸,却过着隐居山林的生活,他就是王青松。

从小就成绩优异的王青松,是大人们眼中的乖孩子,老师们口中的好学生。他从来不需要家长和老师们担心他的作业,每次放学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他对自己有个规定,当天没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不吃晚饭。有时候饭菜烧好了母亲叫他先吃完再写,他低着头,左耳进右耳出,继续写着自己的作业,他的执拗母亲也拿他没办法,只能随他去了。

从小学到初中,王青松的成绩都是年级里面雷打不动的前五名。就这样,王青松在高中毕业后,顺利的考上了他的理想大学--北大。

进入北大之后,他就读于北大的国政系,一进来,他便以高分的成绩被任命为团支书。王青松平时就比较枯燥乏味不爱说话,讲话都是有板有眼的。除了上课,下课回到寝室也是拿着一本书自顾自地看,十分沉闷,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业余活动,他不像其他同学那样会相约出去打游戏吃饭旅游等。

同学们还笑话他,似乎是活在六十年代,因为从宿舍到教室仅有的几十米路程,他都要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脚上永远蹬着一双油光蹭亮的小皮鞋。到了炎炎夏日,王青松也仍旧穿着白衬衫,尽管汗水浸湿了他的白衬衫。他的室友笑称:“他的举手投足间,都有种我爸爸的味道,让我不由得对他产生一种敬畏之情。”

本科毕业后,王青松为了好找工作正四处发愁,是继续攻读国政系还是选择出来之后有“铁饭碗”的法律系呢?在一次和已经毕业的师哥师姐的聊天中听到他们对其他人说:“你看是检察院上我们这儿汇报工作,还是我们到他们那儿汇报工作?”,王青松恍然大悟,考了法律系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大任教。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王青松遇到了一位高人,经过这个高人的指点,指引着王青松发家致富。王青松老家离白马寺只有一公里的路程,平日里不教书的时候,王青松喜欢到白马寺乘乘阴凉、看看书、和僧人们聊聊天。

有一天,家里刚好停电,热的王青松辗转反侧睡都睡不着,天都没亮,王青松便来到白马寺的树荫下乘凉了。恰巧遇见一位僧人,和他闲聊的几句后,王青松茅塞顿开,他马上回到学校,查阅了一些资料后,便开始行动起来。

那年,兴起了一阵“养生热”,王青松便在北大教起了养生。随后又在外开办了一家养生班,每逢周末前去授课,这也为王青松带来了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养生热不仅给王青松带来的名气,更给他带来了一笔财富。在短短几年期间,他就赚了将近300万,在当时这笔数目,是一个普通人赚上一辈子都赚不到的。

在一次偶然间,王青松遇到了他现在的妻子张梅。张梅是一名北京外国语学院的毕业生,出于好奇心,当时跟着同学一起来到这个北大高材生创办的养生班。

王青松看到张梅的第一眼便对她一见钟情了,张梅个子高挑,十分的有气质,讲话也很温柔,谈吐间让人十分舒服。于是王青松便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没多久,两人便正式在一起了。

之后,王青松又报考了哲学系和法律系,成绩均为第一,但是不知道为何,学校竟然没有录取他。五年后,养生热潮到了顶峰,王青松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了,现状根本满足不了他。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一个最高点上不去了,他十分的浮躁和沮丧。

他问妻子:“如果当年我没有选择养生热,而是认认真真的继续攻读博士,今后的生活会不会不一样?”妻子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你已经很努力了,你现在的成就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很多东西它到了一个极限之后便上不去了。人各有命,付出了就够了。”

经过一年的低沉期,王青松觉得是时候要做出改变了。他要远离这世间的浮尘,他要活出自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接着,王青松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他在北京与河北的交界附近的山区,承包了一块2500亩的荒山。

之后,王青松毅然辞去了北大的工作,和妻子一起回归山林。北大的师生们都觉得他疯了,放着每年的高薪收入不要,要去山里种田,真的是可惜了这两个优秀的人才。

随后,王青松在原来耕地的轮廓上又开垦了50亩荒地,就一共有80亩了。他和妻子两人种了水稻、玉米、土豆、白菜等,还有一些果树来维持日常生活所需。沿途养了上千只鸡鸭、一百头牛和两百只黑山羊。

王青松把不新鲜的果蔬做成鸡鸭的饲料,牛羊可以吃草,动物的粪便可以做肥料。这完完全全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生态链。但是王青松觉得这远远不够,他又雇了二三十个工人,给他挖地,他准备搭猪圈和鱼塘。由于山里离镇上有几十个公里,加上山路难开,只能把砖头水泥运到山脚下,一点点往山上搬运。

一年后,王青松的孩子出生了,由于夫妻两不想被外人打扰,孩子便由王青松负责接生,好在孩子顺利出生了。平时王青松会下山买点生活必需品和一切母婴用品。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孩子八岁了,鱼塘和猪圈也早早的修完了,养了鱼和猪。这种生活让夫妻俩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乐趣,但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在第十一个年头,他们便花了将近350万。生活似乎成了问题,加上儿子也应该接受学习,种种因素下,夫妻二人决定回归社会。

在现在这个社会,我们只能去顺应自然规律。如果身心疲惫的时候是可以考虑到山野田间过几天无人干扰的日子清静清静,但是脱离了社会和金钱,时间久了,似乎生活也成了大问题。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文章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成都柏原摄影服务有限公司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028-83336379
在线预约
TOP